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北京 > 案例追踪 > 正文

张晓芬猝死在门徒会聚会点上

2016年04月18日 00:00    作者:陆姚林    来源:凯风网    [纠错]

  张晓芬,1958年出生,保定市郊人,她和丈夫王超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。1990年她们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,在亲戚朋友帮助下,在城区开了一家小餐馆。在夫妻俩精心经营下,小餐馆生意红红火火,几年下来,挣了八、九万元钱,接着又在城里买了楼房,一家人快快乐乐,街坊邻居都很羡慕。谁知,后来张晓芬接触了门徒会(当地称传福音),这美好的一切再也不复返了。

  1995年春,一向身体硬朗的张晓芬突然感到有点不舒服,时常头疼、头晕,经检查,患上了高血压和心脏病,医生叮嘱要按时吃药,定期复查。想想自己年纪轻轻却得了这种病,张晓芬心里很难受。听说张晓芬身体不好,杨村的大姑来看她。大姑说:“加入门徒会才能得到‘神’的保佑,‘传福音’才能带来真正的福音,有病不用吃药打针,祷告就能治好,还可以保全家平安,保生意兴隆。不信的人将受到惩罚,会得大病,出大祸,大难临头,死后还要下地狱。” 接着,大姑还说了许多信“门徒会”、“传福音”能治病、能避邪事例,还说了某某不信“神”家人病死、做生意赔钱遭报应等。在她大姑左忽悠右忽悠下,她是既害怕又恐惧,夜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临走时,大姑还给张晓芬一本《闪光的灵程》书和一张光盘,交待要认真学、认真看,过些日子再来看她。

  信“门徒会”,不用吃药、不用打针,祷告就能治病,有这么多好处,于是,张晓芬便加入了门徒会。此后,她每天看门徒会的书、光盘,为表示自己的虔诚,还在家中放上了“十字架”,晚上也不去餐馆了,头顶白手绢,双手合一,专心祷告,成了一名虔诚的“门徒会”的信徒。

  张晓芬好几天未去餐馆,丈夫王超知道她身体有病,也就没说什么,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,让王超心里感到了可怕。原来,大约过了半月时间,妻子的大姑又来了,说道:“光在家祷告是不行的,你还要走出去‘传福音’,带入教的人越多对‘神’的贡献越大,所得的福分就越多,另外还要向‘神’献‘爱心’,现在交的钱物越多,将来‘神’赐给的福越多”。于是,妻子张晓芬谎称自己要去市医院看病,从丈夫手中骗了5000多元钱,全部交给了她大姑,替她捐给“传福音”组织。同时,张晓芬还劝说了村里赵花、王丽等三、四个要好的姐妹加入了“门徒会”教会。得知自己辛苦挣的血汗钱,全部给了“门徒会”,丈夫王超很生气,真想打她一顿,可一想,毕竟是俩口子,以后还得过日子,于是,就好言相劝,咱们要信科学,不要信什么“门徒会”了,如果祷告能治病,还要医院干吗?你有病,明天咱就去市医院,好好看看。可好话说了一大堆,磨破了嘴皮,妻子张晓芬就是听不进心。还胡说什么,“世界末日都快来了,地球快爆炸了,你说开饭馆有啥用?我信‘主’的可以上天堂,你不信的就要下地狱。”就这样她每天坚持祷告,为了表示对“三赎基督神”的虔诚,她开始吃“生命粮”,也就是每天只吃二两粮食。不仅如此,为了“祷告求神”,她对家里、餐馆的事不管不问,每天除了吃饭睡觉,剩下的时间就是祷告、“传福音”,餐馆、家务全部落在丈夫王超一个人身上,从那时起餐馆生意一天不如一天。

  由于信门徒会祷告能治病,张晓芬已经好长时间不吃药、不打针了,到了1999年5月她的病情逐渐加重,头晕得厉害,胸部开始疼痛,有时候疼得她满头大汗,丈夫很心疼她,硬拉她到医院看病,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去,并说如果去了医院,心就不诚,不但病治不好,门徒会还要惩罚全家,一家人跟着遭罪。看着妻子如此迷迷糊糊作贱自己,丈夫一气之下,去了餐馆,儿子住校也不回来,家再也不是原来的有说有笑的家了。

  失去了家人的管教,张晓芬变得更加痴迷了。她从城里回到了村里,把家当成了聚会点,每天叫上四、五名信徒,在十字旗下读门徒会的书,唱圣歌,每人头上蒙一块白布,向心中的“主”“做祷告”,“祈福音”,祈求祛病除灾,永保平安。

  然而,虔诚的“祷告”并未得到“神”的福报,在灾难降临,危及生命之时,“三赎基督神”并未真正显灵,保佑她平安。

  2000年12月17日晚上,张晓芬像往常一样伙同赵花、王丽等几名信徒在家中聚会,正在“做祷告”时,她突发心脏病,晕倒在地,昏迷不醒。家人急忙拨打120急救电话,后经医护人员抢救无效死亡。医生诊断为心脏病发作猝死。

  就这样,一个好端端的家被门徒会给毁掉了。

【责任编辑:汪娜】

分享到:
11.7K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